登录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读写作文网(www.dxzuowen.com),为你呈现好作文!贵阳阳光喔语文学校——中小学语文培训专家与领导者!
热搜: 新闻题材  懂我的人    新闻题材A=0
欣赏美的文学,感悟文学的美!

当前位置:主页 > 写作指导 > 经验交流 >

柳青:“要想写作,就先生活”

有头有脸! 作者:读写作文网 我要:
来源:读写作文网 栏目:经验交流 时间:2018-11-27 阅读: 人/次 字号:[--]

【向人民学习 向生活学习·重温当代现实主义经典作家】

柳青是一位有着强烈社会参与意识和生存探索精神的作家,他非常重视对象化实践,他不同时期的文学创作,都与他当时亲历的对象化实践密切联系在一起。在《美学笔记》中柳青指出,作家的文学才能是在社会实践中锻炼出来的,作家的气质更具有社会实践的性质。作家只有在社会实践中与人民群众同生活、同感受、同爱憎,才能够像马克思所说的那样,“不仅通过思维,而且也用一切感觉在对象世界中肯定自己”。

柳青把作家深入生活称为对象化实践,认为这是艺术创造准备阶段的对象化生活实践。在对象化的生活实践中,作家首先把自己化入人民群众之中,成为人民群众的一分子,与人民建构一种生活共同体,让人民生活陶冶自己,丰富自己。其次,作家进行对象化的艺术实践,按照自己的艺术修养与审美理想,对人民群众的社会实践进行艺术化,将其化成一种通体散发着人民生活气息的有意义的艺术形式。这样,作家便以艺术的精神家园,吸引人民,感召人民,与人民结成精神共同体。柳青指出,“文学是一种综合感觉的语言艺术,既通过五官引起读者的艺术感觉,也通过读者的精神(思维和意识)引起读者的艺术感觉。人们常说:如见其人,如闻其声,身临其境,引人入胜等。作品的好坏,在拿思想原则性和艺术形式美(主题、结构、情节和语言)来衡量的时候,有决定意义的是:读者能否通过精神感觉与艺术形象同在,这就是所谓艺术的魅力。”

扎根群众之中,进行对象化的生活实践

柳青终身奉行“要想写作,就先生活”的原则。在他看来,写作既是作家自己的一种生活方式,又是与读者进行的一种对话活动。这种生活方式和对话活动是由对话对象决定的。想要对话产生效果,作为说话者的作家必须懂得其对话对象——读者的话语规则、人生理想、审美趣味。这就要求作家深入到读者的生活之中,与其结成感同身受的生活共同体,患难与共的命运共同体。他说:“深入生活,改造思想,向社会学习。这是文学工作者的基础,如果拿经济事业和文学事业比的话,那么,这个就是基本建设。”为了搞好这项基本建设,作家必须在自己选定的读者群落中给自己建立一个根据地,在根据地里扎根,与根据地里的人民(未来作品的读者)建立一种呼吸吐纳关系,从中摄取和消化自身缺少的人生及艺术营养,丰富和壮大自己的生命感以及艺术感。社会主义文学是以人民为中心的文学,作家只有把根据地建立在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人民群众生活的地方,才能深入地亲历人民生活,体验人民生活,才能做到不仅通过自己的思维,而且通过全部感觉捕捉到人民生活的丰富本质和独特形式,才能在对象化实践中获得巨大的精神力量,才能把对象化实践进行得彻底。为写出能够温润人民心灵,启迪人民心智,在人民中传得开、留得下的作品,积蓄丰厚的创作资本。

柳青深入人民生活的对象化态度非常坚决和彻底。他在皇甫村积极投身于当时农村正在进行的合作化运动,用心地体验,细致地观察,深沉地思考当时的农村、农业和农民问题,对当时正在进行的合作化运动及其三农问题,真正做到了身入心入情入。他把人民生活中遇到的问题当作自己的问题来对待,把人民肩上的担子当作自己的担子来扛,从来没有站在局外进行旁观。1960年4月,他将《创业史》第一部的稿费16065元全部交给王曲公社,作为工业基建费用。当时的长安县委书记指示下边的负责干部:“老汉辛苦了这么些年,应该给他留下些,怎么能让他全部捐献呢?”他说:“不,不能留,哪怕是一分钱也不能留。留一分钱都不叫全部。”他对劝他的干部说:“我也是公社社员嘛,社员是体力劳动,收获都交公社了,我是脑力劳动,收获也应该归于公社。”并且再三叮嘱公社领导,对此事保密。1962年4月,由于饲养管理不善,他所在的公社各生产队普遍发生牲口死亡现象,柳青放下手头正在写作的《创业史》第二部,同公社干部王培德、胜利大队王家斌等,一起检查全公社各生产队的饲养室,和饲养员们座谈,总结经验与教训。之后由柳青执笔写出了《耕畜饲养管理三字经》,交给全公社的饲养员及干部群众讨论后油印下发。后来长安县政府将其印成插图小册子,发给全县的饲养员。

柳青是生活实践对象化的坚持者,也是这种对象化活动的受益者。他的作品基本都是对于自己亲身经历的社会生活的艺术化表现,这些作品既有与物婉转的精妙,又有与心徘徊的独到。柳青对象化实践的经验,形成了当代陕西文学的一种创作传统,造就了路遥、陈忠实、贾平凹、陈彦等一批优秀的现实主义作家,影响了中国当代现实主义文学的创作方向,也为世界现实主义文学创作注入了鲜活的力量,形成了世界现实主义文学的中国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