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读写作文网(www.dxzuowen.com),为你呈现好作文!贵阳阳光喔语文学校——中小学语文培训专家与领导者!
热搜: 懂我的人    新闻题材  新闻题材A=0
欣赏美的文学,感悟文学的美!

当前位置:主页 > 分类作文 > 想象 >

【读书头条】《天气预报》开拓史远比你想象的复杂艰难

有头有脸! 作者:读写作文网 我要:
来源:读写作文网 栏目:想象 时间:2019-03-24 阅读: 人/次 字号:[--]

【读书头条】《天气预报》开拓史远比你想象的复杂艰难

  长江日报记者 黄亚婷

  刚刚过去的周末,武汉人因为未能如期而至的大雪,又调侃了一把天气预报,这种调侃,每逢初雪、暴雨之类的重大天气前后都会上演数遍。在人类历史进程中,有漫长的岁月是依靠神话、农谚揣摩“老天爷”,而科学意义上的“天气预报”,其实19世纪之后才慢慢发展起来。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新民说”的新书《天气预报》,讲述了1800年至1870年那段长达70年多年的天气预报开拓史,现代天气预报的发展,远比普通人想象中的要复杂艰难,它伴随着神学、航海、战争等,开拓者们包括航海家、发明家、天文学家、工程师,甚至画家、数学家、冒险家……

  从“天堂”到大气:

  19世纪最大胆的科学实验产物之一

  时间推至19世纪前,科学的天气预报尚未出现的时代,人们的生活是怎样的?本书作者彼得·穆尔举了一个典型例子。1703年11月24日下午,置身于风和日丽天气之下的人们不曾想到,英国有史以来最剧烈的大风暴正在狼奔豕突般朝英国的西海岸涌来。人们对于汹涌而至的风暴毫无防备。最后,大风刮落了教堂屋顶的铅制窗框,风车飞速旋转,以致最终像巨大的转轮烟花一样燃烧起来。牛羊被刮得四散奔逃。虽然没有最终明确的伤亡记载,但事后人们预计,在短短的几个小时里,约有1万人因这场风暴遇难。彼得·穆尔还描述了生活在那个年代的英国“小说之父”对这次灾难的态度,“在丹尼尔·笛福看来,这次大风暴造成的危害远远超过了英国伦敦的大火灾”。

  认识到极端天气的危害,却对此束手无策,19世纪之前的漫长岁月里,绝大多数人将天气视为一种神力,是上帝弹奏的背景音乐,用来预示某种变化或惩治罪恶,古希腊神话里的“众神之王”宙斯手持闪电,太阳则是被阿波罗赶着马车每天拉进拉出……当风暴来临时,人们只得寄希望于“神力”,基督徒会敲响教堂的钟声,并伴随牧师们的祝福,希望以此来祛散恶劣的天气。

  彼得·穆尔在《天气预报》中并未纪录中国,但中国神话体系里的雷公、电母、风婆、龙王,也是祖先们对天气无法解释而展开的“某种神秘力量”想象,尽管中国人民在漫长的农耕劳作中,总结出了二十四节气和无数农谚,可这些经验总结并不能替代科学的天气预报,人们始终把天气视为“老天爷”掌握的某种特权,向上天祭祀、祈求风调雨顺是农耕时代的重要社会活动。

  从混沌无知到科学认知,对天气现象的解读存在巨大难度。为了填补这一空白,人们提出了各种理论。但少数分散在各地、坚持对气温和气压进行观测和记录的研究者们,缺少的不仅仅是标准的科学用语,同时也缺乏一个用来分享其研究成果的端口或平台。每个人所在的地域范围都是有限的,只能对各自地区的天气特征有所了解,却对宏观的天气形势缺乏总体认识。他们对锋面、气旋、积云、温度垂直递减率、辐射流等概念一无所知。

  直到1800年,这一情况才有所改变。在科学界,“大气”(atmosphere)这个词语的使用频率越来越高。该词属于希腊语的复合词,表示的是四周的水汽。这种语言学上的转变也反映了科学界立场的一种变化。与天堂不同,大气和人的心脏、植物的花冠、砂砾岩一样,需要进行理性的分析。亨利·卡文迪许、约瑟夫·普里斯特利和卢瑟福分别发现了空气的主要成分——氢气、氧气和氮气,这使得人们对四周漂浮的空气有了更深入的认识。

  1800年至1870年那段时期,一群背景各异的人决定向“上帝”讨要天气解释权,他们创立了基础理论,发明了实验仪器,建立起观测网,并试图说服政府部门。1802年,霍华德发表了《论云的形变》,首次以科学的名称给云命名。若干年后,弗朗西斯·蒲福提出了量化风级的观点。1823年,约翰·弗雷德里克·丹尼尔的《气象学随笔》问世,再次引发人们对这一学科的研究兴趣。到19世纪30年代,气象相关的文章和报告见诸各种科学杂志,各种气象学会和天气观测者网络也纷纷建立。更多成就随之而来:出现了第一份天气图和最早的天气报告,人们对露水、雪花、冰雹和风暴也有了新的认识。人们开始以前所未有的方式研究大气现象,天气预报也成为19世纪最大胆的科学实验产物之一。

  从船长到“近代天气预报之父”

  本书以罗伯特·菲茨罗伊船长的故事作为各章节之间的巧妙串联,还生动刻画出了苛刻的官员、吝啬的政客以及疯狂的发明家等人物。被视为“天气预报创始人”“天气预报之父”的罗伯特·菲茨罗伊,是著名的“小猎犬号”的船长——达尔文曾乘坐此船进行远洋航行,菲茨罗伊还是英国海军中将,水文地理学家,气象学家,1854年成为英国气象局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