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读写作文网(www.dxzuowen.com),为你呈现好作文!贵阳阳光喔语文学校——中小学语文培训专家与领导者!
热搜: 懂我的人    新闻题材  新闻题材A=0
欣赏美的文学,感悟文学的美!

当前位置:主页 > 分类作文 > 诗歌 >

现代诗的挣扎

有头有脸! 作者:读写作文网 我要:
来源:读写作文网 栏目:诗歌 时间:2019-05-11 阅读: 人/次 字号:[--]

最近,诗人袁凌出版了一本诗集,叫《石头凭什么呼吸》。出版前,他让我给诗集写个序,我得以阅读了他诗集的所有诗歌。读袁凌诗歌,感受最强烈的,是他在古典诗歌美学与新诗之间的挣扎。袁凌最早喜爱的是古典诗词,他大学和研究生学的也是中国文学,使他有很好的古典文学修养。他虽是职业新闻人,但事业志向一直在文学。他的写作从古诗开始,虽很早开始写新诗,但他一直无法适应新诗的写作方式。这应当说,是很多从古诗开始写作的现代诗人常会遇到的困境。在没写过诗的人看来,这个问题似乎很难理解,即使写诗多年的人,有时也难以说清两者的差异,但它确实困扰过很多中国诗人。因袁凌的诗歌中这种挣扎和冲突非常明显,我试图通过他的写作,来谈谈这个问题。显然这是一个庞杂的问题,并非只字片语能够说清。

我们知道,在古诗中,由于使用的是单音词,汉字拥有更大的自主性,组合它们的方式也极为灵活。在古人眼中,汉字不仅是一个个活着的生灵,有阴阳雌雄之分,而且它们构成的诗歌,也是一个可以与天地通灵的处所。在古诗人眼中,能入诗的真实才是真正的真实,才能从“无常”变为“不朽”。由它们建构的世界如果均衡美妙到意义非凡,一首诗就会成为一个通向永恒的空间。

古典诗歌美学不仅是单音词这么简单,还有一个庞大而复杂的哲学基础。它相信天地有大美,它相信天人合一、道法自然,它相信至诚才能与天地参,它相信阴阳相生、虚实互补、知无知有,它相信无我之境、以物观物、物我两忘,它相信诗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它相信诗必穷而后工,它相信诗的修养就是人格修养。我们能想象,一个充分领略过古诗魅力的人,走入现代诗中会是何种感受。

我不知道,袁凌是否带着这样的心境,进入新诗写作的,但他肯定遇到了从单音词到双音词的困惑。对诗人来说,这是一个巨大改变,因字词是诗人唯一的工具。我不想从语言学角度论述它们的不同,但双音词以及它构成新诗的方式,显然削弱了汉字在诗中的自主性和灵活度。古诗虽有平仄韵律限制,但因诗的基本构成单元是字,它组合的自由度相当高。但在新诗中,诗的基本构成单元变成了句子,一个独立的词在诗中是僵死的,它只能在句子中成活。于是,古诗中被视为一个个生灵的汉字,到了新诗中只能降格为一些碎片般的符号,受制于句子的意义和形象。

此外,让一些现代诗人不适的,还有两种诗体背后的价值观。新诗基本源于对西方译诗的学习和模仿,它一方面接受了西方的感受模式和文化范式,一方面却没有真正活在一个西方哲学传统的氛围中。所以,新诗有些像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更多地表现为诗人个体生命的悬空式展示,个性和新奇似乎成了判断诗歌的唯一标准,而对其在文化和历史意义上的考量极少。在新诗领域,诗人们既高度活跃又严重分裂,以至于很难达成一些对新诗历史和标准的共识性认知。在当下新诗领域,几乎没有可以清晰辨识的新诗规范与共识,也缺少经过充分论证可有效使用的理论系统,而带有正当性和权威性的研究范式和研究活动更是极少,一切都处在一种高度无序的状态。新诗的生产虽然极为活跃,但却让人看不到真正有价值的成长。所以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诗人,都陷入了“诗意匮乏”的困境。

孔子说“知者乐水,仁者乐山”,让自然万物与诗人的人格融而为一,是古代诗人最高的梦想。这不是一种简单的象征手法,而是为了实现真正的物我融合,使诗人可以从物的角度来观察世界,站在自然的立场上来体验自然。如王国维在谈及“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所言的“无我之境,以物观物”,袁凌的一些诗歌试图抵达的正是这样的美学境界。当他说起小镇、水井、溪谷时,就像古人诗中的山石松菊,他展示的可能是自己的肖像。对于外边那个无序的新诗世界,袁凌显然选择了做一个孤独的诗人。因为真正的诗歌,从来是一门孤独的艺术。它只会被同在孤独中,有相同心灵体验和精神韵律的读者聆听到。(叶匡政)